新宝6官方网站欢迎您

新宝6新闻

短视频新闻的新型叙事

Writer: admin Time:2019-12-01 09:22 Browse:

  【内容提要】近两年来短视频新闻的发展引人侧目,本文从新闻叙事学的角度出发从短视频新闻的兴起驱动力看其叙事变化。并且分析短视频新型叙事对新闻事件传播的影响,认为短视频新闻让社会事件在注意力稀缺的时代得到聚焦,同时碎片化事实的呈现和传播容易导致舆论反转,情绪化传播裹挟下舆论容易失焦。

  近年来,短视频成为国内外各大媒体和内容生产平台共同瞩目的发展战略,2016年是短视频作为社交应用是“井喷“之年,2018年5月17日,行业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发布《2018年国社交类短视频平台专题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将达3.53亿人。[参考文献

  《2018年国社交类短视频平台专题报告》检索于在人们的新闻消费习惯移动化、视频化的今天,短视频新闻(short video news)的出现并不意外。学界对短视频新闻的定义不一,但是综合来看,都认为短视频新闻相比传统的视频新闻有如下几个特点:

  第二,发布者为专业的新闻媒体人,传统媒体推出的短视频虽然可能拍摄者是普通公民,但是传统媒体在其中起到把关的作用,即PGC+UGC的模式进行。

  第三,在移动端完成采编,时效性强。传统视频新闻形式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其叙事也发生了改变,本文从叙事学的角度出发,对这种新型的新闻生产形式进行剖析,并结合具体例子阐述短视频新闻的新型叙事特点及影响。

  新闻是一种叙事文[ 穆青. 新闻散论[M].北京:新华出版社,1996.],现代叙事理论的形成受到20世纪结构主义文论的影响,20世纪60年代,叙事学成为一门显学,其目的是研究叙事作品的内部规律,主要集中与叙事结构层面和叙事话语层面。随着叙事学的发展,叙事早已经超出文体的概念,而是作为了一种研究视野和研究方法,被引入人文社科领域,成为人类在实践中认识世界、社会、和自身的基本方式。新闻叙事学常常借助符号学的理论进行叙事分析和话语分析两个层面的研究,其研究对象是新闻叙事的规律、原理、新宝6登录方法以及发展,按照现代叙事理论的观点,研究对象依据看待叙事的方式分为三部分:事件系列;叙事者的生产的话语;受众所组织起来并赋予意义的符号制造品。与文学叙事不同的是,新闻叙事的根本是事实,这也是短视频新闻不同于一般社交类短视频产品的地方所在。新宝6登录

  以往国内对新闻叙事的研究大多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方面是对新闻叙事学本身研究的探讨,曾庆香的《新闻叙事学》着重从话语研究角度去研究新闻叙事[ 曾庆香. 新闻叙事学[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5.],何纯的《新闻叙事学》则范围更广地分析了叙事的各个要素[ 何 纯. 新闻叙事学[M].湖南:岳麓书社,2006.]。

  第二方面是将新闻叙事和框架理论结合在一起,从新闻叙事中分析隐含的框架,从新闻真实构建研究领域透视并回顾新闻叙事研究[ 许丽华. 叙事:新闻真实构建研究的新路径[J]. 新闻界,2012,(02):11.];以上两方面对新闻叙事的分析大多以文本为内容,以视频新闻为研究对象的较少,随着叙事学与新闻学的融合以及电视媒体的发展,学者们开始更多地将视角转向研究电子媒介的叙事。欧阳照著书《电视新闻的叙事学研究》结合电视新闻文本的特性,用叙事学理论较为系统和全面地对电视新闻的叙事进行分析[ 欧阳照. 电视新闻的叙事学研究[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04]。

  第三方面则是对新技术的探讨。新技术的出现改变了以往新闻叙事的方式,在媒介生态发生改变的今天,新闻的叙事语言、叙事结构、叙事方式以及叙事风格都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媒介的叙事能力已经成为决定媒介竞争力的核心要素。新兴的传播技术不断涌现,一些新的技术诸如“VR”、“AR”也被运用到新闻生产之中,对传统的媒体行业形成了新挑战,学界已经关注“沉浸式”媒介给新闻生产带来的冲击,并且反思其在新闻生产中的真正作用,国内学者从新闻叙事角度看“VR”新闻主要是探讨其对传统新闻叙事范式产生的影响及其带来的伦理问题[ 朱瑞娟. 连接与隔离:虚拟现实新闻叙事的伦理风险[J]. 新闻界,2017,(04):48],针对“AR”新闻,学者认为其转变新闻叙述内容的呈现方式,为用户营造“沉浸式新闻”;新闻叙事模式从线性走向多线性叙事[ 张 屹. 基于增强现实媒介的新闻叙事创新策略探索[J]. 国际新闻界,2015,(04):106.]。

  莱文森提出“补救性媒介”理论,认为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每一种媒介都能满足前一种媒介没有的功能,但是旧的功能并不意味着消失,而是同时并存,新宝6测速影响着人类的传播[ [美] 保罗.莱文森,新新媒介[M].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1]。基于以上关于新闻叙事研究的文献梳理,可以看到每一次新媒介技术的出现都会伴随着新闻叙事的转向,学界也会重新思考媒介与叙事之间的关系,从报纸到电视到手机媒体,每个载体之上的新闻叙事皆有不同。手机媒体被誉为 “第四媒体”,短视频的发展和手机媒体的发展密不可分,手机作为短视频新闻的载体,因为手机媒体本身的不同特性,短视频新闻的叙事有着怎样的变化?对社会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这是本文想要探究的问题。

  2012年底美国就出现了专业化短视频新闻生产的平台——NowThis News,这是赫芬顿邮报旗下的短视频新闻应用;2013年美国驻土耳其大使馆爆炸案中记者利用短视频应用Vine拍摄短视频记录现场,并且使用到后来的新闻报道中,还原第一现场;2014年BBC在instagram推出的短视频新闻服务“intafax”,专门制作15秒视频新闻;到了2016年NowThis News视频点击总量已经超过10亿,扩张之猛颇有《赫芬顿邮报》当年的风范,他们的策略是主要将精力放在内容分发上而不是建设自己的平台。2017年美国传媒业的“转向视频”趋势更加明显,许多老牌传统媒体裁员,FOX、VICE等裁员的同时表示要增加对视频制作的投入以吸引年轻一代。

  2013年,国内的“秒拍”上线年两会期间,央视第一次和“秒拍”等短视频应用合作报道,短视频应用于新闻报道开始逐渐成为趋势;2014年底,新华社推出国内首个短视频新闻客户端“新华15秒” 打出的口号是“新闻秒秒看”。

  2016年短视频之风在传媒业刮起,有传统媒体自制的短视频如浙江卫视的“辣焦视频”;南方报业推出的“南瓜视业”;也有传统媒体人出身创办的短视频平台,如梨视频。梨视频一开始推出的新闻内容受到广泛关注,在2017年2月4日,北京网信办责令梨视频整改,2月10日梨视频宣布从内容上做出较大调整,转型为关注年轻人生活、思想、感情的内容。处在风口的短视频也受到2018两会报道的青睐,如新华网推出的短视频《跃然纸上看报告》运用3D立体画、折纸动画等表现手法实现政府工作报告的可视化呈现,用视频方式解读政府工作报告,仅仅上线天就获得了上亿的观看量,多家媒体进行转发[ 《跃然纸上看报告》视频链接:。人民日报新媒体发布短视频《中国很赞》,通过原创手指舞表达对新时期的“点赞”,视频发布后明星参与传播,上传自己手指舞视频为中国点赞,引发二次传播,借助UGC的力量在微博、快手、抖音、B站等新媒体平台上成为了热点线两会期间的现象级作品。除了创意类短视频,现场新闻报道类短视频也成为报道标配。两会期间,央视联合微博推出“央视会眼”24小时新闻频道,@央视新闻的粉丝超过5000万,是影响力最大的媒体账号之一,两会最新短视频新闻发布在账号之下可以覆盖到年纪更轻的受众。网民们可以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在微博上收看央视“两会”相关短视频新闻报道,获取权威资讯。

  短视频发展的三大驱动力分别是受众碎片化的娱乐需求、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大数据算法和AI驱动[ 36氪《短视频发展研究报告》检索于。媒介不单单是一种工具,在社会这个有机体中,新媒介的产生与社会变化的产生呈现一种犬牙交错的互相影响动态关系,因此分析一种新的媒介形态离不开对媒介演变的背景和语境的分析。后经典叙事学(Post-Classical Narratology)[ 1997 年,赫尔曼发表《认知草案、序列、故事:后经典叙事学的要素》一文,首次提出“后经典叙事学”的概念,并尝试结合认知科学阐释其构成要素。]相较于经典叙事学也更关注叙事作品的受众、更关注叙事作品产生背后的社会语境以及更关注叙事学与其他学科的交融。因此对短视频新闻的叙事变化的思考要从短视频兴起的驱动力以及媒介与叙事的关系出发考虑。

  社会学家鲍曼(Zygmunt Bauman)提出的“液态现代性”认为流动的液态是当代社会的重要特质,液态分为时间液态社会和空间液态社会,时间液态社会里,时间是流动的,可以即时可以延时,当代社会处于成员行动快速变化,使其习惯与常规都来不及形塑,这种生活液态性即是液态社会的本质。现代性开始于将时间从空间中剥离出来,时空关系从静止转向动态。碎片化的时间空间让人们对信息的感知也更加碎片化[ 马杰伟,张潇潇. 媒体现代:传播学与社会学的对话[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从思维方式来看,国内学者亦认为:互联网传播已经完全颠覆了大众传播的线性模式,成为典型的动态、开放、非线性传播的混沌系统[ 陈力丹. 互联网的非线性传播及对其的批判思维[J]. 新闻记者,2017,(10):47]。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界限模糊的时间分割以及移动通信技术的支持下,人们对新闻信息的需求变得日趋碎片化,人们希望新闻信息能够打破时空限制随时随地获取,从文字新闻到影象新闻,人们的视觉需求得到满足,新闻叙事也随着发生改变,但是在液态社会的碎片化需求下,传统视频新闻已经不能满足液态社会的需求,短视频新闻成为风口,从叙事方式的变化也可以探知原因。

  新闻播报中一般认为有两个叙事主体,一位是播报新闻的主持人或者出镜记者,另一位是新闻故事里的人物。相比传统视频新闻主持人演播室+画面,短视频新闻一般没有主持人口播,片头过后就是新闻画面,叙事主体更为单一。短视频作者和新闻叙事者的分离让新闻更加贴近人们的感受,也让快节奏信息社会中获取新闻咨询的人们能够快速获取信息。

  以往视频新闻的叙事语言为镜头语言,虽然新闻需要秉持着客观性的原则,但在建构主义者眼中新闻生产是个选择的过程,新闻不仅描绘社会现实,也完成着社会建构(Touchman,1978)。传感器新闻盛行的今天,在短视频新闻生产中,叙事语言不仅仅是PGC拍摄的镜头语言,还包括很多传感器上传的数据,还会用上UGC的现场用手机等设备拍摄的一手资料,这些都丰富了短视频新闻的叙事语言。

  短视频新闻的叙事形式也顺应着人们碎片化的需求,画面会配合背景音,以让人们注意力更容易集中在画面中,情绪更容易被唤起。字幕的选取也突破传统视频新闻滚动式字幕的单一形式,字幕能够出现在画面的不同地方,对于监控录像中模糊的地方还可以标红显示,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呈现新闻信息。

  2018年1月CNNIC发布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全年共计新增网民4074万人。互联网普及率为55.8%,其中手机上网人群的占比由2016年的95.1%提升至97.5%,网民手机上网比例继续攀升。技术的发展打破时空的界限,学者研究提出新闻媒体社交化趋势加强,媒体的社交化有三个层面,即社交化传播、社交化生产、社交化运营,其核心都是用户角色的升级[ 彭 兰. 移动化、社交化、智能化:传统媒体转型的三大路径[J].新闻界,2018,(01):35.]。技术的发展和新闻媒体社交化的趋势改变了短视频新闻的叙事语态,具体表现为:

  1.叙事内容上:短视频新闻的标题一般更长,基本概括新闻内容,选取新闻上不是采写式报道为主,而是集合一个话题进行相关视频推送,利于网民们在话题下评论、分享,其中话题多与国计民生相关。

  2.叙事方式上:更加个性化,在片尾都会有“如果喜欢请分享”一类引导的话术,从形式上体现出与网民互动的意愿。

  3.叙事语言上:更多融入互联网语言的风格,比如澎湃新闻的短视频新闻开头会有“@所有人”的标志字样。短视频新闻的标题也会用一些网络语言来吸引人们收看。

  放到媒介演变与叙事演变的历史中来看,口语传播时代的叙事特点是叙事在场性,文字传播则毋庸置疑是文字的线性叙事,电子媒介时代是影象叙事,数字媒介时代则是交互式叙事[ 孙 为. 交互式媒体叙事研究[D].南京艺术学院,2011.]。短视频新闻不是传统视频新闻的缩短版,交互式叙事的非线性,互动性等特点带来了不同的影响。

  传统的新闻编辑过程中注重三类新闻:冲突性;人情味;呈现结果。新闻从业者们通过一系列的新闻选择引导公众关注特定的社会议题或者政治议题,这被称为新闻故事框架[ Price et al.(1997). Switching Trains of Thought. Communication Research》,24 :484.]。很多社会事件过去如果没有得到大众传媒的报道,便不能成为新闻得到应有的关注。但是短视频时代激发了用户的创作力,短视频新闻的创作门槛低,拍摄者可能是没有经过新闻专业训练的公民,关注的社会议题更加多元。另外叙事主体由播报新闻者直接让位于事件当事人,给观众的冲击力更强。注意力稀缺时代,短视频新闻的创作主体和叙事主体的变化冲击着传统新闻生产的框架,很多社会事件因此涌现到公众面前。

  比如2017年8月,网上关于梨视频发布的有关格斗孤儿的短视频《格斗孤儿:不打拳只能回老家吃洋芋》引起广泛争议,孤儿们瘦弱身板格斗的画面呈现以及背景信息不够明确的情况下,网友和媒体们要求政府介入调查并且遣返孤儿回乡,后来经过调查发现加入格斗俱乐部的孤儿们是自愿的且招收孤儿的程序合法,新闻发生反转。且不说新闻后续反转,至少这个短视频让大家聚焦这个群体,并且展开讨论,最后政府组织介入调查,给出一个答案。

  一般来说,新闻的呈现需要逐步推进和阶段呈现。记者们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践行客观性准则,印刷时代的文字叙事也有这样的特点,线性,有组织呈现新闻,让读者感到某种秩序感。而电视的影象叙事尽管同一个时间段新闻与新闻之间是孤立的,但是尽可能将同一个新闻做成系列报道,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xx事件本台将持续为您关注”,如此一来,新闻事实的呈现也是完整的。但是短视频的短,快,社交化的特点造成了事实碎片化,各方证据的先后出现,就像蜜蜂筑巢,记者,当事人,围观者纷纷填补事件“蜂巢”中的一个个黑洞,形成蜂巢型叙事[ 曾庆香.新媒体语境下的新闻叙事模式[J].新闻与传播研究,2014,21(11):50.]。

  2017年9月发生的“榆林产妇跳楼事件”中一名马姓产妇在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坠楼身亡,该事件经历多次反转:医院声明——家属反驳——官方发声,舆论讨论热度持续多日。在事件发生之初,医院发布的产妇下跪的视频传播,到家属集体回应质疑的视频,到后来新京报“我们视频”专访助产士的短视频传播,每一次的讨论的关键节点可以看做是由短视频引起的,其中医院发布的产妇下跪的监控视频被多个后续新闻报道采用。之所以说事实碎片化,是因为短视频可以被剪辑被后期加工,同一事件有不同角度解读,被碎片成不同时间点,舆论的焦点不停转移,反转。对着短视频使用范围越来越广,短视频新闻的布局越来越成熟,这样的舆论反转现象会越来越多。

  叙事学中的读者观发生过变化,而新媒体的特点之一便是传播者和接收者的身份可以转换,短视频新闻的生产者在生产之初是生产者,短视频新闻因为极强的社交性可以被二次甚至N次传播,转发的时候附上自己的评论,此时信息接收者也变成传播者之一。如果说在传统叙事中,受众是被动地接收既定的故事与意义,研究媒介框架即可看出叙事框架,那么短视频叙事的用户则每时每刻面对非线性信息、并且主动参与故事的建构、影响叙事意义的生成。由此叙事与意义都是流动的、当下的、不确定的,液态社会之下的非线性传播使得信息的传播更容易裹挟着情绪,舆论在情绪传播之中很可能失焦。

  2017年12月的“江歌案”中[ 2016年11月3日凌晨,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中野家中遇害,事发后日本警方对案件进行调查,日本警方对外通报称,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男性留学生陈世峰发布逮捕令,指控其杀害了中国女留学生江歌。犯罪嫌疑人陈世峰正是江歌室友的前男友。],本身案件作为刑事案件,舆论关注的焦点应该是受害者和凶手,但是随着江歌朋友刘鑫的个人言行以及其父毫无歉意的电话录音的曝光,舆论开始转向对刘鑫的指责。由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的人物专访栏目《局面》专访江歌母亲等人的视频总长三个多小时,为了传播方便被剪辑成25段短视频,其中被广为传播的是一段刘鑫祈求原谅的视频。作为受过专业训练的新闻从业人员,栏目制作人王志安的三个小时采访中让双方都有发言的机会,交代了个人言论的背景,但是被传播出来的就是一个截断的片段,经过自媒体的传播,刘鑫“过得好”“吃人血馄饨”的标签成为板上钉钉,后续报道将江歌、刘鑫、江歌母亲作为“故事”人物进行叙事性呈现,煽动的情感及细节描写充斥报道,网络用户的评论被带偏,掩盖了案件的侦查进展,甚至掩盖了对凶手陈世峰的关注,舆论在此出现失焦。

  随着信息社会的发展,信息总量越来越大,但是人们对有效信息的需求依然不变。信息越庞杂,对真实的,及时的信息需求反而更加强烈。短视频新闻的出现不仅仅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产物,手机媒体也只是呈现的工具载体,内在驱动力实际是年轻用户对于新闻不变的追求:真实的故事,事实的细节,争议的过程,共识的达成[ 常江,许诺.新闻连续剧:叙事策略与传播样态探析[J].国际新闻界,2013,35(05):128.]。新媒介技术下的新闻叙事研究依然有必要,新闻叙事的范畴包括叙事者,叙事原理,叙事方法等,这些研究都要接受新闻学原理如性质论、价值论、伦理观等指导。而在新媒体语境下还需要考虑到新闻与受众互动的关系,新型的新闻叙事就是在这种动态的关系中得以确立,研究何以出现以及出现之后的影响实际上也在探索媒介变化的时代,我们需要怎样的新闻以及新形式的新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的问题。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CONTACT US

QQ: 536639107265189

Phone: 18961203988

Tel: 4008-441197

Email: 536639107265189

Add: 新疆省经济开发区软件园328号898室